本文主題:分離性身份障礙專題 -- 分離性身份障礙的原因 分離性身份障礙的治療方案

分離性身份障礙

  分離性身份識別障礙(Dissociative Identity Disorder,DID),以往被稱為多重人格障礙(Multiple Personality Disorder,MPD),在某些出版物種也稱之為解離性人格疾患。是心理疾病的一種,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DSM)中歸類於第一軸的解離症的一種。

  分離性身份障礙是多種因素相互作用的結果:強烈的應激,能力的分離(包括在意識中將個人的記憶,知覺和身份統一),成長過程中防禦能力的習得,童年期遭受傷害後缺乏同情和撫慰以及對今後傷害性刺激的自我保護的能力缺乏等.身份認同的統一併不是與生俱來,它依賴於後天各種資源和經驗而發展.在遭受創傷的孩童,這種發育被阻斷,許多本該組合於同一身份中的特質仍然處於孤立狀態.北美地區的研究顯示,97%~98%分離性障礙成年病人報告童年虐待史,同時在85%的成年病人和95%的兒童,青少年分離性障礙以及其他形式相近的分離性障礙病人身上,可以驗證有虐待史.雖然這些資料表明在北美地區病人中,童年虐待史是發病的重要因素(在有些文化背景中,戰爭和災難起著更主要的作用),但是這並不說明所有的病人都有虐待史,或者病人所報告的虐待經歷確實發生過.有些虐待經歷的描述被證明是不準確的.同時,有些沒有虐待史的病人在童年早期卻遭受過重大創傷(如父母亡故),患過嚴重的疾病,或經歷過重大的應激事件.舉個例子,一個童年時代多次住院和手術的分離性障礙病人,他有著明確的創傷史,但沒有虐待史.

  個體的發展有賴於兒童時期將各種複雜的資訊和經驗成功地整合.當兒童獲得對自己和周圍人統一而複雜的認識後,他們將順利渡過那些不同的知覺和情感分離的階段.每個發育時期都產生有不同自我,同時並不是每個經受童年虐待和創傷的人都發展成多重人格.多重人格病人容易被催眠,而這一特質與分離性素質密切相聯,同時它被認為是分離性障礙的患病因素之一.當然,絕大多數具有這些特質的兒童還是具有正常的適應能力,並且能夠在成人的保護和撫慰下,不會發展成分離性身份障礙.

  分裂型人格障礙:分裂型人格障礙―schizotypal disorder有類似分裂症的思維和情感異常及行為怪異,但沒有典型的分裂症性紊亂和確切的起病,其演進和病程通常呈人格障礙特性。同:邊緣型分裂症;潛隱性分裂症。

  偏執型人格障礙:偏執型人格又叫妄想型人格,指以極其頑固地固執己見為典型特徵的一類變態人格,表現為對自己的過分關心,自我評價過高,常把挫折的原因歸咎於他人或推誘客觀。為1980年《診斷統計手冊 》( DSM-Ⅲ )人格障礙12種類型之一。據調查資料表明,具有偏執型人格障礙的人數佔心理障礙總人數的5.8%,由於這種人少有自知之明,對自己的偏執行為持否認態度,實際情況可能要超過這個比例。

  衝動型人格障礙:又稱暴發型或攻擊型人格障礙。是一類具有要進行某些行為的強烈慾望並付諸實施的精神障礙。由於發作過程中其有突發型,類似癲癇,故它又叫癲癇型人格。這種人往往在童年時就有所表現,往往因微小的事和精神刺激,就會突然爆發強烈的暴力行為,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從而造成破壞和傷害他人。這類障礙有多種形式,包括間歇性爆發障礙、縱火癖、偷竊癖、拔毛癖和病理性賭博等。在人群中的患病率尚無完整的統計。

  強迫型人格障礙:強迫性障礙(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簡稱強迫症,以反覆出現強迫觀念(obsession)為基本特徵的一類神經症性障礙。強迫觀念是以刻板形式反覆進入患者意識領域的思想、表象或意向。這些思想、表象或意向對患者來說,是沒有現實意義的,不必要的或多餘的;患者意識到這些都是他自己的思想,很想擺脫,但又無能為力,因而感到十分苦惱。強迫動作是反覆出現的刻板行為或儀式動作,是患者屈從於強迫觀念力求減輕內心焦慮的結果。

  表演型人格障礙:表演型人格障礙(Histrionic Personality Disorder)又稱癔症型或尋求注意型人格障礙,是一種以過分感情用事或誇張言行以吸引他人注意為主要特點的人格障礙。具有表演型人格障礙的人在行為舉止上常帶有挑逗性並且他們十分關注自己的外表。這類人情緒外露,表情豐富,喜怒哀樂皆形於色,嬌柔做作,易發脾氣,喜歡別人同情和憐憫,情緒多變且易受暗示。以自我為中心,好交際和自我表現。對別人要求多,不大考慮別人的利益。思維膚淺,不習慣於邏輯思維,顯得天真幼稚。女性發病率約為男性的兩倍。

  診斷標準

  美國精神疾病診斷統計手冊(第Ⅳ版)(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DSM一1V)中關於DID的診斷標準如下 :

  A.存在兩種或兩種以上不同的身份或人格狀態(每一種有自己相對持久的感知、聯絡以及思考環境和自身的方式)。

  B.至少有兩種身份或人格狀態反覆地控制著患者的行為。

  C.不能回憶重要的個人資訊,其程度無法用通常的健忘來解釋。

  D.這些障礙不是由於物質的直接的生理作用所致(如,酒精中毒時暫時的意識喪失或混亂行為)或一般的醫學情況(如複雜部分發作)。

  診斷

  診斷需要全面的身體和精神檢查,包括對分離性現象的特殊的檢查.有時精神科醫生可以用延長談話時間,催眠,藥物誘導催眠,或者讓病人對不同來訪者進行記錄等方法,使病人在檢查期間出現人格上的變換.特別制定的問卷也可以幫助識別分離性身份障礙.

  精神科醫生也可能試圖通過要求病人與意識中的某一部分進行交談來接觸並消除其他的人格,而這一部分意識所涉及的行為正是病人已經遺忘的或者是以人格解體或非現實的方式經歷過的.

  預後

  預後轉歸可以有三種.第一種是那些主要表現出分離性症狀和創傷性特徵的病人,他們通常經過特殊治療後,完全恢復正常;第二種是那些同時伴有其他嚴重精神症狀的病人,如人格障礙,情感性障礙,飲食障礙和物質濫用.他們一般恢復很慢,治療可能無效,或者緩慢而具有冒險性;第三種是那些不僅伴有其他嚴重的精神症狀,同時可能仍然和他們指控的虐待者生活在一起,這種病人的治療通常費時且療效極差,對於他們,治療目的主要是減輕症狀而不是人格整合.有時候,治療可以使得一個預後極差的病人向著康復大步邁進.

  治療

  分離性身份障礙的症狀可能有變化或減輕,但疾病本身不會自發緩解.藥物會有助於緩解某些症狀,但對疾病本質不起作用.所有成功的治療都是使用針對分離性身份障礙的特殊心理治療,促成病人人格的整合.有些病人不願意或拒絕人格整合,對於他們,治療目標應放在促成病人各種人格間的協調性和合作性上,以減輕症狀.這種治療十分艱鉅和痛苦,各種人格間的相互作用暴露出病人所面臨的危機,而病人對創傷性的記憶會感到痛苦.一次或多次住院可以幫助病人渡過困難時期,或者渡過其痛苦回憶時期.催眠可以用來了解各種人格特徵,促成彼此間的溝通,使得它們協調平穩.催眠也用來發掘創傷性經驗,減輕它們的消極影響.有時眼球運動失感覺和重新恢復試驗(EMDR)是一種有效的方法,他使病人回憶起創傷性經驗,並將對自我的負性思維替代為積極的思維.

  如果要達到將病人的人格整合,促成其和諧統一,恢復正常功能,完全消除症狀的治療目標,一般需要每週至少兩次,持續3~6年的心理治療.而人格整合是最為理想的治療結果.

  心理治療有三個主要階段.第一階段是加強安全感,穩定感,使病人足夠堅強,面對創傷性經驗和人格問題.對人格系統的發掘是為了計劃以後進一步治療.第二階段,幫助病人回憶痛苦的經歷,將對喪失和創傷的痛苦體驗表達出來.當病人分離性症狀原因被解除後,治療進入最後階段.這時對病人的自我,人際關係和社會功能進行連線,整合和修復.有些整合可以自發實現,但大多數需要對人格進行重新組合和構築,或者必須藉助想象和催眠促成.整合完成後,病人還必須對其餘留進行治療.整合後的治療十分必要,治療次數雖有所減少,但不能完全停止.病人會將精神科醫生看做能幫助他們解決心理問題的人,一如他們定期尋求內科醫生的幫助一樣.

  診斷標準

  美國精神疾病診斷統計手冊(第Ⅳ版)(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DSM一1V)中關於DID的診斷標準如下 :

  A.存在兩種或兩種以上不同的身份或人格狀態(每一種有自己相對持久的感知、聯絡以及思考環境和自身的方式)。

  B.至少有兩種身份或人格狀態反覆地控制著患者的行為。

  C.不能回憶重要的個人資訊,其程度無法用通常的健忘來解釋。

  D.這些障礙不是由於物質的直接的生理作用所致(如,酒精中毒時暫時的意識喪失或混亂行為)或一般的醫學情況(如複雜部分發作)。

  診斷

  診斷需要全面的身體和精神檢查,包括對分離性現象的特殊的檢查.有時精神科醫生可以用延長談話時間,催眠,藥物誘導催眠,或者讓病人對不同來訪者進行記錄等方法,使病人在檢查期間出現人格上的變換.特別制定的問卷也可以幫助識別分離性身份障礙.

  精神科醫生也可能試圖通過要求病人與意識中的某一部分進行交談來接觸並消除其他的人格,而這一部分意識所涉及的行為正是病人已經遺忘的或者是以人格解體或非現實的方式經歷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