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主題:梅毒專題 -- 梅毒的原因 梅毒的治療方案

梅毒

        本病是由蒼白螺旋體即梅毒螺旋體引起的一種慢性性傳播疾病,可以侵犯皮膚、粘膜及其他多種組織器官,可有多種多樣的臨床表現,病程中有時呈無症狀的潛伏狀態。病原體可以通過胎盤傳染給胎兒而發生胎傳梅毒。

梅毒在全世界流行,據WHO估計,全球每年約有1200萬新發病例,主要集中在南亞、東南亞和次撒哈拉非洲。近年來梅毒在我國增長迅速,已成為報告病例數最多的性病。所報告的梅毒中,潛伏梅毒佔多數,一、二期梅毒也較為常見,先天梅毒報告病例數也在增加。

  梅毒患者的皮膚、黏膜中含梅毒螺旋體,未患病者在與梅毒患者的性接觸中,皮膚或黏膜若有細微破損則可得病。極少數可通過輸血或途徑傳染。獲得性梅毒(後天)早期梅毒病人是傳染源,95%以上是通過危險的或無保護的性行為傳染,少數通過接親吻、輸血、汙染的衣物等傳染。胎傳梅毒由患梅毒的孕婦傳染,如果一、二期和早期潛伏梅毒的孕婦,傳染給胎兒的機率相當高。

  1、傳染源

    梅毒是人類獨有的疾病,顯性和隱性梅毒患者是傳染源,感染梅毒的人的皮損及其分泌物、血液中含有梅毒螺旋體。感染後的頭2年最具傳染性,而在4年後性傳播的傳染性大為下降。梅毒螺旋體可通過胎盤傳給胎兒,早期梅毒的孕婦傳染給胎兒的危險性很大。

  2、傳播途徑

  性接觸是梅毒的主要傳播途徑,佔95%以上。感染梅毒的早期傳染性最強。隨著病期的延長傳染性越來越小,一般認為感染後4年以上性接觸的傳染性十分微弱。

  患有梅毒的孕婦可通過胎盤傳染給胎兒,引起胎兒宮內感染,可導致流產、早產、死胎或分娩胎傳梅毒兒。一般認為孕婦梅毒病期越早,對胎兒感染的機會越大。孕婦即使患有無症狀的隱性梅毒還具有傳染性。

      梅毒是十六世紀由國外傳入我國的一種以性傳播為主要途徑的性病,祖國醫學對本病的認識較為深入,冠以多種病名,如:“楊梅瘡”、“黴瘡”、“廣瘡”、“天柳病”、“花柳病”、“賣瘡”、“大瘡”等。
   

  本病是由蒼白螺旋體即梅毒螺旋體引起的,梅毒螺旋體是一種非常複雜的微生物,含有很多抗原物質。電鏡下梅毒螺旋體的最外層為外膜,外膜內是胞漿膜,兩者之間是鞭毛。

  梅毒螺旋體從完整的粘膜和擦傷的皮膚進入人體後,經數小時侵入附近淋巴結,2-3日經血液迴圈播散全身。

  梅毒侵入人體後,經過2-3周潛伏期(稱第一潛伏期),即發生皮膚損害(典型損害為硬下疳)這是一期梅毒。發生皮膚損害後,機體產生抗體,從兔實驗性梅毒的研究證明,梅毒初期的組織學特徵是單核細胞侵潤,在感染的第6天,即有淋巴細胞浸潤,13天達高峰,隨之巨噬細胞出現,病灶中浸潤的淋巴細胞以T細胞為主,此時,梅毒螺旋體見於硬下疳中的上皮細胞間隙中,以及位於上皮細胞的內陷或吞噬體內,或成纖維細胞、漿細胞、小的毛細血管內皮細胞之間及淋巴管和區域性淋巴結中。由於免疫的作用,使梅毒螺旋體迅速地從病灶中消除,在感染的第24天后,免疫熒光檢測未發現梅毒螺旋體的存在。螺旋體大部分被殺死,硬下疳自然消失,進入無症狀的潛伏期,此即一期潛伏梅毒。潛伏梅毒過去主要用血清試驗來檢測,現在應用基因診斷能快速、準確的檢測出來。

      病理:

      組織病理:第一期損害示真皮內毛細血管內膜炎和周圍炎,有稠密淋巴細胞和漿細胞浸潤,如血管內皮增殖,阻塞管腔可形成血栓或阻塞性淋巴管炎。螺旋體附著於毛細血管靜脈和淋巴管壁,及糜爛邊緣的表皮內。晚期可有輕度纖維性變。在二期斑疹時,毛細血管和淺表血管顯著擴張,伴以內皮細胞增生及輕度水腫,管腔可阻塞,外圍有大量淋巴細胞和漿細胞浸潤,丘疹期浸潤更為稠密,範圍更大,組織內彈力纖維破壞,在表皮和血管周圍有大量螺旋體。

      強度與傳播:

傳播方式有三種,其一直接傳播,指與梅瘡患者交媾而發;其二間接傳播,指接觸患者過程中染毒而發;其三垂直傳播,指父母患有本病,精血結胎染毒而發。

      發病:

  梅毒初起時即為全身性感染,病程緩慢,在發生過程中可侵及任何器官的組織產生各種症狀。通常經2-3周的潛伏期,在梅毒螺旋體侵入處出現初期損害,稱硬下疳;在感染後6周左右,血清反應呈陽性,下疳可以“不治自愈”,但潛伏在體內的螺旋體仍繼續繁殖,在感染後8-12周左右,大量進入血迴圈而產生二期早發梅毒疹,除累及皮膚粘膜外,體內各臟器如骨、肝、眼、神經系統等都可侵犯而出現各種症狀,二期早發梅毒疹亦可“不醫自愈”,暫時又處於靜止的潛伏狀態,殘留螺旋體仍可繁殖,待機活動,待機體抵抗力低下時,又可進入血迴圈而產生第二期複發性梅毒疹,往往在感染後1-2年內出現,最後同樣機體又將螺旋體大部殺滅,使複發性梅毒疹“自行痊癒”,患者又一次進入靜止的潛伏狀態。一期和二期合計一般不超過2年稱早期梅毒,2年後梅毒進入晚期,即晚期梅毒,或稱三期梅毒。如再有復發,病變可見於任何器官和組織;皮膚粘膜梅毒可在2年後的任何時期發生,神經和心血管梅毒則常發生於感染後10-20年或更久,以上統稱三期損害。總之,梅毒螺旋體侵入人體後臨床上表現為活動期和靜止期的交替過程。早期損害有相當規律性和傳染性,晚期病程發展則無一定規律性,往往損害少,傳染性小,而病程長,破壞性大,有時危及生命,愈後留下瘢痕,以上是梅毒的典型發展過程。但梅毒發展過程在不同患者中並不相同。有些病例可於感染後終身不發病,有的只有一期而無二期,或僅有三期而無一期或二期症狀。胎傳梅毒的發病情況基本上與獲得性梅毒相似,但因梅毒螺旋體直接進入血迴圈致病,故無初期症狀。

 


        本病是由蒼白螺旋體即梅毒螺旋體引起的一種慢性性傳播疾病,可以侵犯皮膚、粘膜及其他多種組織器官,可有多種多樣的臨床表現,病程中有時呈無症狀的潛伏狀態。病原體可以通過胎盤傳染給胎兒而發生胎傳梅毒。

梅毒在全世界流行,據WHO估計,全球每年約有1200萬新發病例,主要集中在南亞、東南亞和次撒哈拉非洲。近年來梅毒在我國增長迅速,已成為報告病例數最多的性病。所報告的梅毒中,潛伏梅毒佔多數,一、二期梅毒也較為常見,先天梅毒報告病例數也在增加。

  梅毒患者的皮膚、黏膜中含梅毒螺旋體,未患病者在與梅毒患者的性接觸中,皮膚或黏膜若有細微破損則可得病。極少數可通過輸血或途徑傳染。獲得性梅毒(後天)早期梅毒病人是傳染源,95%以上是通過危險的或無保護的性行為傳染,少數通過接親吻、輸血、汙染的衣物等傳染。胎傳梅毒由患梅毒的孕婦傳染,如果一、二期和早期潛伏梅毒的孕婦,傳染給胎兒的機率相當高。

  1、傳染源

    梅毒是人類獨有的疾病,顯性和隱性梅毒患者是傳染源,感染梅毒的人的皮損及其分泌物、血液中含有梅毒螺旋體。感染後的頭2年最具傳染性,而在4年後性傳播的傳染性大為下降。梅毒螺旋體可通過胎盤傳給胎兒,早期梅毒的孕婦傳染給胎兒的危險性很大。

  2、傳播途徑

  性接觸是梅毒的主要傳播途徑,佔95%以上。感染梅毒的早期傳染性最強。隨著病期的延長傳染性越來越小,一般認為感染後4年以上性接觸的傳染性十分微弱。

  患有梅毒的孕婦可通過胎盤傳染給胎兒,引起胎兒宮內感染,可導致流產、早產、死胎或分娩胎傳梅毒兒。一般認為孕婦梅毒病期越早,對胎兒感染的機會越大。孕婦即使患有無症狀的隱性梅毒還具有傳染性。

      梅毒是十六世紀由國外傳入我國的一種以性傳播為主要途徑的性病,祖國醫學對本病的認識較為深入,冠以多種病名,如:“楊梅瘡”、“黴瘡”、“廣瘡”、“天柳病”、“花柳病”、“賣瘡”、“大瘡”等。
   

     中醫診斷:

         1. 疫毒留滯:

  主證:病發於感染梅毒後10周左右。初起有發熱、頭痛、骨節痠痛,咽喉疼痛等症狀,2~3天后全身症狀漸消,而出現皮疹,形態各異,有如楊梅疹;有如翻花楊梅;有如楊梅豆;有如楊梅斑。皮損常見於胸部,次見於腰腹、四肢屈側、顏面及頸部,終發於手部。無痛癢或微有痛癢。不經治療可在1~2個月後自趨好轉,但數月,數年後可轉為晚期梅毒。

  分析;本證為疫毒留滯體內,客於血中,尚在衛分,而見類似表證之表現;邪氣初犯,正氣尚存,雖無力驅邪外出,但可短期內與邪搏結,邪客血中,血溢脈外而發楊梅狀疹;邪正搏結較劇,則皮肉潰爛;正氣尚充,故不治可“愈”。無痛癢說明邪毒初犯,氣機執行尚可。

  2. 穢瘡結毒

  主證:病發於梅毒後期。部位不限,隨處可發,或為肌膚,或為臟腑。病情凶險,危及生命。生於肌膚者,結毒腫凸,小如豌豆,大如胡桃,但無疼痛。漸漸破潰,瘡口凹陷,邊緣整齊,腐臭不堪,纏綿不愈;發於巔頂,可致顱頂塌陷;發於口鼻者,可致鼻塌脣缺;發於眼喉,可致眼盲喉破;發於骨節者,損筋傷骨,屈伸不利,拘急不展。

  分析:疫毒邪氣入血走竄,循絡而發。發於肌膚尚可醫可治,發於臟腑則凶險岌岌。而邪毒深重,是辨證要點。邪毒侵及機體日久,日益深重,正氣漸衰,毒邪泛溢肌膚則肌膚潰爛,留於臟腑則器官受損。

  3. 小兒遺毒

  主證:一般發於小兒出生後3周至3月之間。嬰兒消瘦,肌膚乾枯,貌似老人。口角出現放射性皸裂,愈後結疤,手掌足底可有光亮斑片及大水皰;臀部皮膚剝脫,形成爛斑,鼻孔腫脹,有膿血性鼻涕,致嬰兒呼吸、吮乳皆感困難,甚者可致鼻骨塌陷,膝關節及踝關節附近可發生腫脹和劇痛,從而引起四肢不能運動。

  分析:父母遺毒,染及嬰兒故出生後數週即可發病,並呈典型性發病特點,後果不良。毒氣從精道乘虛直透命門,以灌衝脈,遺毒兒女,毒稟先天,最為惡候,皮損肉爛,方藥難及。

       西醫診斷:

  本病參考診斷標準如下:

  一、一期梅毒

  (一)臨床表現

  有明顯性病接觸史。且於大小陰脣、舟狀窩、尿道外口附近,陰蒂或宮頸等處出現單個或多個圓形或橢圓形成潰瘍,邊緣隆起,無疼痛,周圍組織明顯水腫。

  (二)輔助檢查

  1. 滲出物檢查;用黑地映光法檢查硬下疳的滲出物,可發現螺旋體。

  2. 檢測血清中特異性抗體。

  二、二期梅毒

  (-)臨床表現

  有明顯一期梅毒表現後病灶消退2周~6個月於軀幹、四肢、面部與前額部出現斑丘疹、濾泡疹或膿泡疹。枕部可出現鼠咬狀脫髮;外陰、肛門及口部可見溼丘疹,中心稍凹陷,表面潰爛、滲出,不痛。

  (二)輔助檢查

  1.查詢梅毒螺旋體:從病灶處腫大淋巴結中,針刺吸出液體中可查到梅毒螺旋體。

  2. 血清學試驗為陽性。

  三、晚期海毒

  (一)臨床表現

  特殊的病變是樹膠腫,多見於頭部、四肢或軀幹等處。可潰成陷瘡,邊緣垂直而下,中心部癒合,呈邊癒合、邊發展現象,留下的疤痕宛如薄紙。

  (二)病理檢查

  組織學特點是顯著的肉芽性浸潤;且具有特殊的血管周圍性浸潤以及很多新形成的血管和淋巴管。

      西醫診斷依據:

      根據確切的性病接觸史、區域性典型表現及疾病的發展規律可協助診斷。

      鑑別診斷:

      1.一期梅毒的鑑別診斷

  (1)與硬下疳鑑別的疾病

  ①軟下疳:也有接觸史,好發部位亦同,但潛伏期短(2~5天),發病迅速,一般發現即已形成潰瘍,潰瘍性質柔軟,邊緣不整齊,表面覆膿性分泌物,自覺疼痛,膿液中可查見嗜血性Ducrey鏈桿菌。

  ②糜爛性包皮龜頭炎:多因包莖及區域性衛生差所致,但一般不形成硬性潰瘍,分泌物中可發現恥垢桿菌和雜菌,查不見梅毒螺旋體,自覺疼痛,附近淋巴結一般不腫大。

  ③生殖器皰疹:為簇集性小水皰,可破裂,但不易形成潰瘍,自覺瘙癢、疼痛,病程短促,附近淋巴結不腫大。

  ④疥瘡:外陰部為好發部位之一,與初的硬下疳相似,但瘙癢劇烈,尤以夜間為甚,可找見疥蟎,查不到梅毒螺旋體。

  ⑤結核性潰瘍:潰瘍大多為淺在圓形,孤立,多見於口、鼻、肛門、外陰皮膚與黏膜交界處,有時也見於口腔黏膜或皮膚,常伴內臟結核,潰瘍表面覆有痂皮,無自愈傾向,可查見結核桿菌。

  ⑥下疳樣膿皮病:易與硬下疳混淆,也為圓形或橢圓形淺在性潰瘍,但邊緣不整,有穿鑿,無典型硬度,膿液多,附近淋巴結腫大在治癒後即消退。無性接觸史,查不見梅毒螺旋體,病原菌為鏈球菌。

  ⑦急性女陰潰瘍:也為發生於女陰的潰瘍,呈圓形或橢圓形,多見於青年婦女,但炎症顯著,紅、腫、疼痛,常伴小腿結節性紅斑及口腔潰瘍,無性病接觸史,梅毒血清反應陰性,可查見粗大桿菌。

  ⑧Behcet綜合徵:外陰部可見潰瘍,但無特異性硬度,自覺疼痛,易復發,伴眼、口症狀,無性病接觸史,梅毒螺旋體陰性。

  ⑨皮膚白喉:可發生於女陰及肛周,潰瘍為不整形,邊緣銳利,有明顯炎性紅暈,潰瘍基底覆有灰黃色假膜,可查見白喉桿菌。

  ⑩糜爛性宮頸炎:應與發生於宮頸的硬下疳鑑別,不形成潰瘍,不硬,梅毒螺旋體陰性。

  (2)與附近淋巴結腫大鑒別的疾病:有LGV、軟下疳、淋病、化膿性球菌感染和腹股溝淋巴結核等。

  2.二期梅毒的鑑別診斷

  (1)與二期皮膚及其附屬器梅毒鑑別的疾病

  ①與斑疹性梅毒疹鑑別的疾病

  A.傷寒或斑疹傷寒:薔薇疹合併發熱,發疹多限於腹部,數目較稀少,全身症狀著明,肥達反應或外斐反應陽性,梅毒血清反應陰性。

  B.玫瑰糠疹:皮疹橫列橢圓,長軸與肋骨平行,中央多呈橙黃色,邊緣則呈玫瑰色,上覆糠狀鱗屑,自覺瘙癢,淋巴結不腫大,無性病接觸史,梅毒血清反應陰性。

  C.藥疹:於軀幹可出現大小不等的紅斑,但發生迅速,瘙癢著明,有服藥史,繼續服藥可加重,停藥後可迅速消退,無性病接觸史及硬下疳,梅毒血清反應陰性。

  D.花斑癬:皮疹顏色可有紅、淺黃、褐黃、暗棕色,甚至黑褐色。紅色者應與玫瑰疹鑑別,白色者應與梅毒性白斑鑑別。花斑癬經過中皮疹顏色多樣,傾向融合,有糠狀鱗屑,無性病接觸史,鱗屑鏡檢可見大量糠秕孢子菌,梅毒血清反應陰性。

  E.脂溢性皮炎:發生於軀幹者呈黃紅色圓形或橢圓形或不規則形斑疹,境界明顯,自覺瘙癢,好發於多脂區,表面有脂樣鱗屑,無性病接觸史,梅毒血清反應陰性。

  F.其他:尚有瘤型麻風、多形紅斑、白化病、特發性點狀色素減退症及老年性白斑等。

  ②與丘疹性梅毒疹的疾病的鑑別

  A.扁平苔蘚:應與溼丘疹鑑別。皮疹為多角形,有蠟樣光澤,表面有威氏紋,經過遲緩,瘙癢劇烈,泛發者少,發生於陰囊者常呈環狀,無性接觸史,梅毒螺旋體及血清反應陰性。

  B.尖銳溼疣:應與扁平溼疣鑑別。系HPV引起,呈菜花狀,基底常有蒂,呈粉紅色,查不見梅毒螺旋體,梅毒血清反應陰性。

  C.結核性苔蘚:與小丘疹類似,但顏色較淡,見於結核病患者,結核菌素試驗陽性,無性接觸史,梅毒血清反應陰性。

  D.點滴狀銀屑病:皮疹為帽針頭大小淡紅色扁平丘疹,表面有厚積多層銀白色鱗屑,剝除鱗屑後有篩狀出血點,散在發生,不呈簇集狀。

  E.其他:還有尋常痤瘡、脂溢性皮炎、多形紅斑和毛囊角化症等。

  (2)與二期黏膜梅毒疾病鑑別的疾病:有病毒性咽炎、細菌性咽炎和鵝口瘡等。

  (3)與全身淋巴結腫大鑒別的疾病:有傳染性單核細胞增多症、淋巴結核、淋巴細胞性白血病、惡性淋巴瘤與蕈樣肉芽腫等。

  (4)與二期骨關節梅毒鑑別的疾病:有風溼性關節炎、骨關節結核、淋菌性關節炎和急性骨髓炎等。

  (5)與二期眼梅毒鑑別的疾病:有淋菌性眼炎、病毒性眼炎、麻風、Reiter綜合徵、Behcet綜合徵和強直性脊椎炎等合併的眼病變。

  (6)與二期神經梅毒鑑別的疾病:結核性腦脊膜炎、腦膿腫、腦炎、腦血栓形成、腦出血、腦栓塞、腦血管硬化與腦腫瘤等。

  3.晚期梅毒的鑑別診斷

  (1)與晚期皮膚梅毒鑑別的疾病

  ①與結節性梅毒疹鑑別的疾病

  A.尋常性狼瘡:結節小,常陷沒於皮內,呈褐紅色,浸潤較輕,性質柔軟,破潰後常融合形成較大潰瘍,好發於顏面及口鼻附近,破壞組織而致毀容。

  B.風溼性結節:應與近關節結節鑑別。較近關節結節小,有紅、腫等炎症徵象,存在時問短,伴急性RF的其他症狀。

  C.其他:還有瘤型麻風等。

  ②與皮膚樹膠腫鑑別的疾病

  A.瘰癧性皮膚結核:發生於皮下組織,易侵犯淋巴結,以頸部淋巴結多見,也可見於四肢,經過緩慢,不易自愈。破潰後形成的潰瘍邊緣菲薄不整,如鼠咬狀穿鑿,常形成竇道,分泌物稀薄,混有顆粒,愈後形成條索狀瘢痕,抗結核治療有效。

  B.孢子絲菌病:沿淋巴管徑路排列,初發可為無痛、堅硬、可活動的結節,以後軟化、破潰形成潰瘍,但潰瘍周圍無梅毒浸潤,分泌物可查見孢子絲菌。

  C.慢性小腿潰瘍:多伴小腿靜脈曲張,初發無結節,潰瘍表面有膿液,不破壞骨質。

  D.其他:還有壞死性皮膚腫瘤等。

  (2)與晚期黏膜梅毒鑑別的疾病:有瘤型麻風、SLE、Behcet綜合徵和鼻咽癌等。

  (3)與晚期生殖器梅毒鑑別的疾病:有LGV、腹股溝肉芽腫、前列腺癌、子宮肌瘤與卵巢囊腫等。

  (4)與晚期運動系梅毒鑑別的疾病:有化膿性骨膜炎、骨髓炎、骨炎、各種骨腫瘤、風溼性關節炎、骨關節結核、老年性關節炎和皮下纖維瘤等。

  (5)與晚期眼梅毒鑑別的疾病:有結核或麻風性間質性角膜炎、腦腫瘤等合併的眼病變。

  (6)與心血管梅毒鑑別的疾病:有高血壓、主動脈硬化症、冠心病、風溼性主動脈瓣關閉不全及縱隔腫瘤等。

  (7)與晚期神經梅毒鑑別的疾病:有結核性腦脊膜炎、腦膜腫瘤、腦血栓形成、腦出血、腦栓塞、神經衰弱、精神分裂症與腦腫瘤等。


     西醫治療:

  治療方法以抗炎為主,一期梅毒可以徹底治癒。

  l. 青黴素治療:雖用於各期梅毒。800萬U日1次靜脈滴注,晚間可加用80萬U青黴素肌注1次,維持血漿濃度。也可用青黴素的換代產品,安滅菌、凱福隆靜點。 2.其他抗生素治療:對青黴素過敏的患者可口服紅黴素,或賜福樂信1.5g,日1次靜點。

  3.定期複查:最初3個月每月查1次血清反應。以後每3個月查1次,共3次;兩年末再複查1次。第1年末查腦脊液1次。如血清反應原為陰性,以後始終為陰性,並無症狀再發為治癒。

      中醫治療:

  治療則以驅邪為主,兼顧扶正,使邪毒去,元氣充,而奏效果。本病的治療,應以抗生素治療為主,中藥治療為輔,在抗生素中,以青黴素為主,宜足量,連續用藥,務必徹底。而中醫藥除一般輔助治療外,尚可以提高機體免疫力,實現治療效果。

  一、辯證選方

  1. 疫毒留滯 治法:祛風散血、解毒清火。方藥:黃連解毒湯加減。黃連15g,黃芩15g,黃柏20g,山梔15g。表證明顯加雙花、連翹;皮疹出現加生地、馬齒莧;熱重加水牛角、大黃。

  2. 穢瘡結毒 治法:涼血解毒、化瘀散結。方藥:五味消毒飲加味。公英20g,雙花25g,野菊花20g,地丁20g,天葵15g。加蟾酥6g,大黃 15g,犀角 0.6g。 3. 小兒遺毒 治法:清血解毒,活血祛風。 方藥;升麻解毒湯加味。升麻5g,鮮皁角刺5g,土茯苓7.5g。加蒼朮,陳皮,馬齒莧,黃柏。

  二、專方驗方

  1. 楊梅瘡試驗方:全蟲10個,大蜈蚣10g,雙花120g,生大黃120g。清水煎,頻服。

  2.土茯苓1500g,生黃芪500g,當歸400g。先將土茯苓煎湯,取黃花、當歸拌勻微炒,幹磨為末,蜜為丸。每次15g,每日3次,一劑當效。

  三、其它療法

  外治法;

  1. 黃柏、雄黃各 6g,孩兒茶 9g,沒藥、輕粉、粉霜、枯研各 3g,丹砂 15g,龍腦 0.9g,蝸牛10個。共為細末,豬膽調搽,每日數次。

  2.輕粉、龍腦、黃柏(炒)、胡料各6g,百花霜、黃丹(水飛)、生甘草各9g,蚯蚓糞(火焙乾)30g。各研細末,點擦。

中藥治療:

  1.蟾酥丸:用於痛疽疔瘡,咽喉腫痛,無名腫毒等證,具有清解瘡毒之功效。水丸,每33粒重1g,口服1次5~15粒,1日l一2次,蔥白湯或溫開水送服;外用研末,醋調敷患處。

  2.蟾酥錠:有活血解毒、消腫止痛之功。主治療瘡發背,腦疽乳癰,惡瘡初起,疼痛麻木。每錠3g,外用,以醋研磨塗患處。

中西醫結合治療:

  對本病的具體治療方法,一般均以大量使用抗生素為主進行治療,並有良好效果,因而臨床上多以西藥抗生素為主,中藥為輔的原則進行治療。

  1. 堅持早期,正規,足量的方針,確診為一期梅毒即應採用大量使用抗生素的方法進行治療,以期儘快控制病情。並針對臨床表現,適當選用清熱解毒,除溼等方藥配合治療。

  2. 以青黴素為主,也可選用青黴素換代產品。在治療患者的同時,對患者配偶及子女進行檢查,必要時同時接受治療。中藥在治癒梅毒的過程中,有不可低估的作用,幾百年前,就有了專病研究和治療手段,多選擇砷劑治療。當今則辨證論治,不拘泥一方一藥,靈活選方遣藥。

  1.抗梅毒治療:普魯卡因青黴素G,80萬單位/日,連續肌注15天以上;或紅黴素,2g/日(500mg/次,4次/日),共15天。

  2.外治療法:瘡口潰爛者,可用鵝黃散外撒瘡面;腫結未潰而堅硬不消者,可外敷沖和膏;潰後膿未盡,可用五五丹去腐;膿盡用生肌散收口。

  3.單方驗方:(1)土茯苓30g、金銀花15g、生甘草10g,水煎代茶飲。

  (2)升丹合劑,25mg/次,2次/日,飯後服。

  (3)五寶散,0.3g/次,2次/日。

  (4)土茯苓30g,忍冬藤10g,蒲公英15g,馬齒莧10g。水煎飲。


1.暗視野顯微鏡檢查 一期,二期梅毒和早期先天性梅毒應採用暗視野顯微鏡檢查皮損分泌物中的蒼白密螺旋體,陽性者應見到有規律螺旋運動的病原體,暗視野檢查簡便,快捷而準確,一處皮損只有連續3次檢查後仍未發現梅毒螺旋體才能判為陰性,暗視野顯微鏡檢查法不適合用於口腔黏膜的損害,因為顯微鏡下見到的梅毒螺旋體無法與口腔中非致病的螺旋體區別,應注意檢查前皮損部位不能外用抗生素,或使用含抗生素的生理鹽水作為檢查的載液,標本中已死亡的梅毒螺旋體可用直接或間接免疫熒光染色或免疫過氧化物酶染色法鑑別。

2.血清試驗 根據所用的抗原不同分為兩類。

(1)非梅毒螺旋體抗原血清試驗(類脂質血清反應):用正常牛心肌的心磷脂(cardiolipin)為抗原,與梅毒患者血清中抗心磷脂抗體(即反應素)結合,結合後發現凝集,生成絮狀物為陽性反應,用於梅毒診斷,療效觀察和對復發或再感染的監測,方法有:

①性病實驗室試驗(Venereal Disease Research Laboratory test,又稱VDRL試驗):該試驗是1946年美國性病研究實驗室建立的,故以該實驗室命名,試驗在玻片上進行,可以定性或半定量,低倍顯微鏡觀察結果。

②快速血漿反應素(rapid plasma reagin,RPR)試驗:為VDRL試驗的改良法,可使用血漿,原理是用未經處理的活性炭顆粒(直徑3~5μm)吸附VDRL抗原,此顆粒若與待檢血清中的反應素結合,便形成黑色凝集塊,肉眼即可識別,不需低倍鏡觀察,試驗在專用紙卡的反應圈(內徑18 mm)內進行,此試驗敏感性高,具一定特異性,而且經濟,方便,快速,適合大規模篩選且能定性或半定量。

(2)梅毒螺旋體抗原血清試驗:用活的或死的梅毒螺旋體或其他成分作為抗原檢查抗梅毒螺旋體抗體,這種方法敏感性及特異性都高,用於證實試驗,尤其適用晚期梅毒,但血和腦脊液行RPR試驗均為陰性者,由於這類方法檢測的是抗梅毒螺旋體IgG抗體,即使患者已經經過充分的治療,IgG抗體仍保持陽性,所以不能用以觀察療效,復發及再感染。

①熒光密螺旋體抗體吸收試驗(FTA-ABS試驗):用間接免疫熒光法檢查血清中抗梅毒螺旋體抗體。

②梅毒螺旋體抗體微量血凝試驗(MHA-TP):用梅毒螺旋體提取物致敏的紅細胞微量血凝分析法檢查相應的抗梅毒螺旋體抗體,其滴度在1∶80以上則可判定為抗體陽性,此試驗的特異性與敏感性均高,而且方法比FTA-ABS試驗簡便,故應用廣泛。

③梅毒螺旋體制動試驗(TPI):活的梅毒螺旋體加入患者血清,在補體參與下,梅毒螺旋體活動可受到抑制。

梅毒血清試驗除技術性假陽性外,還有生物性假陽性反應,這些反應來自患者生理狀況的變化和其他的一些疾病,一些非梅毒的感染性疾病可引起急性生物學假陽性反應,如麻疹,風疹,水痘,牛痘疹,病毒性肝炎,傳染性單核細胞增多症,上呼吸道感染,肺炎鏈球菌性肺炎,亞急性細菌性心內膜炎,活動性肺結核,絲蟲病,瘧疾,錐蟲病,鼠咬熱,迴歸熱及鉤端螺旋體病等,但這些病的血清反應效價較低,且多在6個月內轉為陰性,用梅毒螺旋體血凝試驗(TPHA),FTA-ABS或TPI檢測,結果為陰性,另外一些能引起非螺旋體抗原血清試驗慢性生物學假陽性反應的疾病有系統性紅斑狼瘡,盤狀紅斑狼瘡,類風溼關節炎,風溼性心臟病,麻風,肝硬化,結節性多動脈炎,Sjögren綜合徵(乾燥綜合徵),自身免疫性溶血性貧血,橋本甲狀腺炎,慢性腎炎,系統性硬化症,麻醉品成癮(主要是靜脈注射海洛因),少數孕婦及老年人等。

能引起螺旋體抗原血清試驗慢性生物學假陽性反應的疾病有系統性紅斑狼瘡,盤狀紅斑狼瘡,類風溼關節炎,混合性結締組織病,硬皮病,淋巴肉瘤,腦膜瘤,肝硬化,自身免疫性溶血性貧血,結腸癌,接種牛痘,生殖器皰疹,糖尿病,海洛因成癮,妊娠等,假陽性反應可持續數月或數年,甚至終身。

有1%~2%二期梅毒患者的非螺旋體抗原試驗如VDRL試驗顯示弱陽性,不典型或陰性結果,但將血清稀釋後再檢查反而呈陽性,這種現象稱前帶現象,原因是血清中抗心磷脂抗體過多,抑制了陽性反應而出現假陰性的結果。

 一些梅毒患者表現為耐血清性,即經過抗梅毒治療後,非螺旋體抗原血清試驗在一定時期內不轉為陰性,除部分患者是因為治療量不足,治療不規則,復發,再感染或有神經梅毒屬於早期耐血清性耐繼續治療外,其餘患者屬於晚期耐血清性,即患者雖已得到足夠的抗梅毒藥物和足夠的療程,抗體效價並不降低,若繼續給予更多的甚至無限期的治療也無法降低血清抗體效價,對這部分患者應詳細體檢,排除神經梅毒後,停止治療,定期隨訪。

3.腦脊液檢查 用於檢查神經梅毒,腦脊液細胞數升高,白細胞數≥10×106/L,總蛋白升高,α2脂蛋白,α2巨球蛋白,IgG特別是IgM升高,膠體金試驗陽性,包括麻痺型或第一帶型,梅毒型或中間型,腦膜炎型或末帶型,抗心磷脂抗體試驗陽性,但部分活動性神經梅毒可呈陰性反應。

組織病理:若診斷證據不足時,可從皮膚,黏膜或其他組織器官的損害取材,進行組織病理檢查,如發現梅毒的特異性病變,則有助於診斷,各期梅毒損害的組織病理基本相同,主要表現為小動脈及毛細血管內膜炎及血管周圍炎,血管內皮細胞腫脹和增生,最後導致血管腔阻塞,血管周圍有大量漿細胞,淋巴細胞和單核細胞浸潤,晚期梅毒除上述血管變化外,主要為肉芽腫變化,可有上皮樣細胞和鉅細胞組成的浸潤,中央因血管梗死缺血,可引起乾酪樣壞死,在癒合時出現成纖維細胞,形成纖維化和瘢痕形成。


  對組織的破壞性較大,嚴重時可危及生命。可以侵犯中樞神經系統、心血管系統和骨骼系統,引起組織和器官破壞,功能喪失,導致殘疾或死亡。

  1.黏膜病變易發展為慢性間質性舌炎,是一種癌前期損害,應嚴格觀察。

  2.梅毒性心血管病可相繼發生單純性主動脈炎、主動脈瓣關閉不全、心肌梗死、主動脈瘤或猝死等。

  3.神經梅毒發病緩慢,可發生脊髓膜炎,可壓迫脊髓導致痙攣、癱瘓。

  4.梅毒性骨軟骨炎:主要見於嬰兒出生後半年,病菌常侵犯四肢長骨的幹骺端,並在區域性形成梅毒性肉芽腫,破壞骨骺線,因而阻止了骨的發育。


  對本病發病原因的認識,已經十分明確,因此,正確樹立性道德觀念,節制房事,注意性衛生是杜絕本病發生的根本途徑,一旦疏於防範,疫毒穢邪留滯體內,肝腎脾肺均有損傷。

      1、對可疑病人均應進行預防檢查,做梅毒血清試驗,以便早期發現新病人並及時治療;

  2、發現梅毒病人必須強迫進行隔離治療,病人的衣物及用品,如:毛巾、衣服、剃刀、餐具、被褥等,要在醫務人員指導下進行嚴格消毒。以杜絕傳染源;

  3、追蹤病人的性伴侶,包括病人自報及醫務人員訪問的,查詢病人所有性接觸者,進行預防檢查,追蹤觀察並進行必要的治療,未治癒前配偶絕對禁止有性生活;

  4、對可疑患梅毒的孕婦,應及時給予預防性治療,以防止將梅毒感染給胎兒;未婚男女病人,未經治癒前不能結婚;

  5、對已接受治療的病人,應給予定期追蹤治療。

   

1、宜吃富含維生素A的食品。 2、含維生素C的食品。

宜吃食物列表 宜吃理由 食用建議
胡蘿蔔 泥 富含維生素A,對於維持上皮組織的正常功能和結構的完善,促進生長髮育起重要作用。 西蘭花、香菜等都可以食用。
葡萄 富含維生素C有利於皮損的修復。 適量即可 炒食
西紅柿 富含維生素C,可以提高免疫力。 適量

1、應少食動物脂肪、甜食。 2、及辛辣刺激性食品。

忌吃食物列表 忌吃理由 食用建議
小麻椒 能夠助溼生熱,不利於疾病的治療。 菜餚不宜過於油膩。
辣椒 辛熱傷陰,不利於疾病治療。 胡椒、芥末等也要避免食用。
白酒 辛熱溫散,不利於疾病治療。 戒菸戒酒是很很健康的養生方式 ,合理膳食很重要的。